蚀骨娇宠 第2页 (1/2)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zipzs.com

嬷嬷嘴上虽这么答着,转身却只吩咐了一个宫女去办。

画婉见她这幅做派,心中有怨怒却不得发,只好急忙道:“嬷嬷不知郡主的身量尺寸,请让奴婢一同跟随。”

附近正巧有一家成衣铺,画婉让那宫女在一旁等着,自己去为郡主挑衣服。

那宫女求之不得,兀自逛了起来,自然没留意到画婉走进了屏风后的一个房间。

不过一刻钟时间,两人就回来了。

画婉进轿,服侍陆容予穿上那套浅杏色绣料蛮布挑线裙,并将系在自己腰间的大红色金线绣花锦囊悄悄交给了她。

陆容予点了点头。

等真正进入皇宫面圣时,已又是半个时辰之后。

北邺一向是五国中最强盛的国家,不仅军营内兵马丰壮,文坛上亦是人才辈出,在五国中有不可撼动的地位。

南阜、东乾、外荆、內荆四国,每年都要向北邺进贡大量特产奇珍,北邺也在国境处开设街市与四国通商。经年累月来,积攒了雄厚的财力,其繁荣兴盛程度,到达了史无前例的顶点。

昭政殿作为皇帝日常理政的地方,装修得十足富丽堂皇。

陆容予出生于南阜江远侯府,也算是富贵世家,纵使她自小见过不少名画古董、金玉珍宝,却仍然被昭政殿的奢华惊了惊。

她不敢抬头乱看,但光从这脚底下踩着的金砖,就可对北邺的财力窥见一斑。

这金砖,所谓“敲之有声、断之无孔”,每一块都要历经两年时间才能烧制而成。制成后,用桐油浸泡,至表面呈现光泽方可。

江远侯府自然用不了这样名贵珍惜的金砖,她只有在几个月前,进宫受南阜帝封号的时候,看到过一些,但也只是用于个别处的装饰,绝不是像昭政殿这般大面积铺设的。

传言邺谨帝军功卓著、政治才能突出,又爱才惜才,是个和气亲民的皇帝。

前几条陆容予是信的,但却知“和气亲民”几个字,是永远不可能与邺谨帝扯上瓜葛的。

自古帝王薄情狠厉,何来和气亲民一说?

若真是和气亲民,当时又怎会御驾亲征,大杀四方、血洗西北,造就如今四国闻风丧胆、纷纷朝拜的局面?

不过饰面伪装罢了。

伴君如伴虎的道理,她再明白不过。

陆容予高悬着一颗心,迈进昭政殿,脑中时时谨记着来之前爹娘的嘱咐,和路上嬷嬷教的规矩。

她敛神摒息地走到圣上面前,恭恭敬敬地跪下,行一大礼。

“臣女参见陛下,陛下万岁。”

少女一身浅杏色绣料蛮布挑线裙,裙面未绣任何花纹,简单素净至极。

她双手交叠于胸前,俯下身来对着前方盈盈一拜,露出一段凝脂皓腕,雪白细腻。

还未见面容,只看那玲珑的身段,便足以让人心驰神往。

南阜国力较北邺虽然弱些,却实在是块儿孕育美人的沃土。

邺谨帝从书案中抬起头,声音无波无澜。

“郡主平身。”

陆容予起身,双手交叠于腹前,婷婷玉立,头却低垂着。

堆砌如云的乌发挽了个最简单的样式,发间只用一只玉钗点缀,清简素淡,下半张脸蒙着一层白色轻纱,低垂的纤长睫毛遮住眼眸,只露出光洁的额头和一对黛色秀眉。

遮掩朦胧间,别有一番风味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请记住永久备用: mmbei.com 不迷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