摄政王他揣了朕的崽 第8页 (1/2)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zipzs.com

前头刚在皇叔面前说了要抓吕源那傻儿子的把柄,人就巴巴的送到跟前来了。

“喂!前面的马车赶紧让让,我们公子要过路。”

吕相唯有一子,名唤吕思雍,狭路相逢,说的大抵就是现在了。

左相府的小厮想必是狗仗人势惯了,见他们的马车简陋,语气多了几分不耐。

此时已过了宵禁的时辰,两方不约而同选择了抄近道,此处路面虽比主街窄了不少,但不至于容不下两辆马车,只要一方稍稍往街边让一让即可。

“陛下,咱们让吗?”他们今晚出来得低调,陈岁也拿不准纪宣灵究竟愿不愿横生枝节。

纪宣灵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,施施然道:“为何要让?”

陈岁懂了,赶车的陈庭也懂了。反倒是叫他们让路的小厮,见他们半天不动,不由气急败坏,“听不懂说话吗?这可是左相府的马车。”

陈庭内心毫无波澜,甚至有些想笑,方才又得了准话,遂壮着胆子狐假虎威道:“左相府的马车又如何……”

他们这可是天子的马车。

大约是陈庭的语气太过不屑,透露着一股「你也配」的猖狂,竟一时将对面的小厮给吓住了。

少顷,对面的马车里传出一个声音:“不过让个路的事,阁下何必这般斤斤计较。”

“吕思雍,吕公子。”纪宣灵悠悠开口,“既然只是让个路的事,那不如劳烦你先让让。想必吕公子定不会斤斤计较的。”

吕思雍想不到对方竟敢这样驳他的面子,一时怒上心头,狠狠掀开帘子钻了出来,冷笑一声道:“你是哪家的?有胆子报上名来,别给脸不要脸!”

报上名来?纪宣灵自出生起就没有被人当面问过名讳,今日可真是见识了。

他低头愉悦地理了理衣摆,赏脸答道:“纪氏纪宣灵,不知吕公子可曾听闻?”

纪宣灵?

吕思雍愣了一下,想了半天也没能想起来京城除了纪氏皇族还有哪个纪姓大族。

等等,纪氏皇族,这好像是……陛下的名讳……

吕思雍脸色「唰」的一下就白了,却仍不死心地问:“你……你可知冒充皇帝是诛九族的大罪。”

“吕公子……”陈岁从马车里出来,打破了他最后一点期望。他好心提醒道:“顶撞陛下,也是大罪。”

虽然不至于诛九族,但叫他吃点苦头,给吕相找点不痛快还是足够的。

见人彻底愣住,陈岁再次叫了他一声,“吕公子,让让?”

左相府的小厮战战兢兢请示自家公子,“公……公子?”

吕思雍一掌拍在小厮脑袋上,“还不快让!”

陈庭架着马车顺利穿过街口,缓缓向皇宫驶去。

“陛下,您若要借此怪罪吕公子,今日的行踪恐怕就瞒不住了。”陈岁伺候了两任皇帝,最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,现下却忍不住多了句嘴。

若陛下深夜造访摄政王府的消息传出去,还不知道有些人会怎么想。

朝中多的是不愿见到皇帝和摄政王关系亲近的人。

纪宣灵无所谓道:“随他们怎么想,朕本来也没打算瞒着。”

“…”不想瞒着出来的时候又何必鬼鬼祟祟跟做贼似的。

“而且,不偷偷摸摸的,怎么叫他们费尽心思去猜想朕与皇叔究竟是不是在暗通曲款呢。”

只是没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请记住永久备用: mmbei.com 不迷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