暴君以为我爱惨了他 第2页 (1/2)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zipzs.com

一边轻轻解开外衫褪下,向魏隋抛去。魏隋忙不失迭的伸手去接,整个头却被罩住。他将衣衫紧紧贴在鼻间,痴迷的嗅着,兴奋得低吼起来。

此刻,慕晚舟却面上一冷,目中迸出清冽的光,沉声飞快念道:

“私自买卖官爵、贪污官银,更主谋残害朝廷命官,证据确凿,实为大逆不道,当严惩不怠。着令罢职去爵,赐鸩酒一杯,以示天恩!”

读罢,将圣旨一合,正色盯住了魏隋。

魏隋愣了愣,一把拉下罩在脸上的衣衫:“晚舟,你……这是在玩什么?”

慕晚舟还是很优雅的笑着,语气却已疏远了许多:“魏大人,方才我奉圣上之命,宣读了圣旨。圣上的意思,你可听清楚了?”

魏隋皱眉想了又想,将信将疑,便佯装愠怒厉声吼道:“慕晚舟,你竟敢假传圣旨?!”

慕晚舟却毫不为他气势汹汹的样子所动,将圣旨丢至他脚旁:“我纵有天大的胆子,也不敢假传圣旨,你好好看看!”

魏隋一把抓过去,仔细分辨,只见那血红朱印确实出自天下唯此一枚的玉玺,不禁全身一震。半晌,再度抬起头来,目中已尽是凶光。

“这是诬陷!”他顿时换了副狠厉的嗓音,“无凭无据,本官不认!我对圣上一向忠心耿耿,担不起这莫须有的罪名!”

慕晚舟正不慌不忙的将白玉壶中的鸩酒倒入酒盏中,听他这样讲,又笑了一笑,从怀中摸出一叠文书丢给魏隋。魏隋拾起一看,密密麻麻都是自己贪赃枉法的详细信息,还标注了各种人证物证,一应俱全。

魏隋的身子发起抖来,一双锐利的眸子瞪得血红,犹如困兽。

“魏大人,”慕晚舟还是很和气,“如何?”

魏隋厉声道:“我乃朝廷命官,即使要定罪,也要经过六部会审,岂能如此草菅人命?!我不服!”

慕晚舟眼中的笑意消失了:“魏大人这是要抗旨了?”

魏隋咬牙切齿:“我要将此事上报临安王,请王爷替我做主!来人!铁甲兵!”

临安王本来派遣了二百名铁甲兵驻扎在尚书府内,但此刻魏隋喊了半天,周围却毫无动静。

慕晚舟微微抿嘴:“魏大人怕是忘了,这里是别苑,你又屏退了所有人,大概吼破嗓子,铁甲兵也听不到。”

魏隋颤抖着手死死指着慕晚舟的鼻尖:“你、你这贱货!你设计我……”

慕晚舟眸中冷了一冷,将斟满的酒盏往前推去:“魏大人,领旨吧。”

魏隋砰的一拳击碎了酒盏,如同一匹凶狠的野兽起身跳起扑向慕晚舟,将他一把摁倒在地。

“你……”他恶毒的怒骂起来:“你这个以色媚君的下贱胚子!你不过是萧骆北床上的玩物,有什么资格处死朝廷一品官员?!老子现在就先办了你再说!”

慕晚舟微微侧颜望向窗外的黑暗中。院中黝黑的山石后,有个黑影蛰伏其间,隐约露出一双饱含杀气的凤眼,正注视着这一切。

见慕晚舟被魏隋摁倒,黑影身形微动。慕晚舟看他有出手的意图,皱眉向他无比细微的摇了摇头,黑影便又退了回去。

再等等。

慕晚舟一边极力反抗,一边侧耳倾听屋外的声音。一片寂静中,他似乎捕捉到了什么,唇边勾起一丝隐隐的笑意。

他推搡着魏隋,却突然换了一副楚楚可怜的委屈口气:“不、不要……魏隋你放开我!放开我!我……”

此刻,房门猛的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请记住永久备用: mmbei.com 不迷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