摸金少帅 第一卷 於越续章 第005章 姒玮琪领衔 (1/3)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zipzs.com

自古盗发古冢,便有发丘摸金,搬山卸岭之说,这四大门派各有千秋,所谓发丘有印,摸金有符,搬山有甲,卸岭有术,便将这四大门派的特征囊括在了其中。朝代更迭之际,倒斗之风尤盛,只说是帝王陵寝,先贤丘墓,丰碑高冢,远近相望,群盗并起。俗语云:“洛阳邙岭无卧牛之地,发丘摸金,搬山卸岭,印符术甲,锄入荒冢(注释1)。”

然而,时至今日,摸金一门渐已凋零,除西南一隅上有马云靠着一张堪舆图勉强打着摸金门的大旗之外,洞庭叶家,包括妲蒂在内,只有摸金校尉之名,而无汇聚一派之实力。因此,搬山令、发丘令接连发出,唯独摸金门依旧悄然无声。当然,也不该忘了行事最诡秘的卸岭。然而,当世之中,执紫金香炉耳的唯有佛姐一人,她悉听禹陵号令,未敢盲动。

这里要来详细讲一讲所谓的发丘令与搬山令。发丘一门到如今,已经不比往日辉煌,其最早可以追溯到后汉,称为“发丘中郎将”,又名“发丘天官”,发丘与摸金同宗同源,早在战国时期,就有一支特殊的军队,受诸侯豢养,精通“分金定穴”之术,为诸侯盗掘古墓,补充军费。然而,发丘行事较之其余各派要老练许多,其既为军官,便可隐匿于朝堂之上,实际上是亦官亦匪,因此发丘不讲门徒制,而是个实实在在的门阀,这发丘令相当于是一块虎符军令,凭此来调动归附发丘的各个势力,因而其可以指挥的并不光光是区区几个发丘将军那么简单。

而搬山们的出现则比发丘门要晚了许多,这搬山令自然也比发丘令要晚一些才出现。搬山徒众多大十万,这些人散布在各行各业,亦很难查其身份,拿起洛阳铲就是土夫子,放下洛阳铲就是平常百姓,然搬山有严格的门规,徒众各个忠诚无比,搬山魁首凭此令牌,就可以号令弟子,赴汤蹈火,莫有敢辞。

我跟宋北柯寒暄了一会儿,既然“鬼眼先生”已经重出江湖,便将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,随后便将他引去见骆建芬,如今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她也不会跟我计较将旁人带回。

我们匆匆赶回,刚到的时候,几乎是前后脚,骆建芬正要出门,我便将宋北柯给她介绍了,但实际上也无须介绍,宋北柯的大名如雷贯耳,骆建芬又怎么会不知,便将他邀进了门。

“骆老师,您这是准备去哪?”

骆建芬无奈地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们一去不回,时间久了,我有点担心,坐不住就去找你们。”

“骆老师您多虑了,如今江湖风云再起,对方也是忙得焦头烂额,没时间顾忌我们,我们现在该筹划筹划,该从哪里下手,刚刚听宋前辈说,苏幕遮老前辈已经到了上海,或许,我们该去会会他了。”

“那好,事不宜迟,我们即刻出发。”

来得早不如赶得巧,我们正准备出门,忽然一辆车急急地驶了过来,然后猛地一踩刹车,在门口停了下来。我本能的警惕起来,这时候,就看到车门开了,从上面下来一个女的,戴着墨镜,纯黑色的直发,在额头前留着厚厚的斜刘海,有着不可挑剔的身材与面貌。

我诧异地看了看许倩,说道:“倩姐,你怎么把她招来了?”

“我没有啊,谁知道这丫头片子怎么找到这儿来的,几日不见,本事见长啊。”许倩嘴唇有些诧异的往上扬。

“负心汉!”那女的冲我喊了一声,便一路小跑了过来,摘下墨镜,上来就问道,“你有没有想我啊?看到我来是不是很惊讶?”

来人正是陈梓玥,我正疑惑,她是如何知道我在这里,问道:“你不是跟琪姐在一块吗,怎么跑到这儿来了?”

“哎呀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原域名已失效,小说请重新搜索
请记住永久备用: mmbei.com 不迷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