碾碎芍药花(abo 伪骨科兄妹 1v1) 像是隔着一层薄薄的膜,真的肏进了她的生殖 (1/3)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zipzs.com

身体被任晴扔回床上的时候,她已经绵软到,膝盖脱力,任晴捣鼓着她的双腿,想让她膝盖支起来跪好的,她都办不到。

她陷在柔软的羽绒被里,双腿被他打开,屁股上的白色毛球又被他用手捏住了,浅浅地进进出出,又麻又痒,还有更深层的隐秘快感,好像从背后顺着脊椎一路劈里啪啦地炸开了,她抱住一个枕头,可是枕头上也是水仙的味道,仿佛逃无可逃了,再也承受不了了似的,她把脸埋进去,发出闷闷的,又像哭又像呻吟的声音。

恍惚之间她听到身后哥哥轻笑的声音了,接着他贴了过来,紧贴的皮肤和由皮肤传导而来的热度让她哭声一滞,然后在感受到后颈上细密的吻后,呜咽了两声,最终崩溃地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任晴在亲她的腺体,那是仅次于藏匿在下身花苞中的生殖腔之后,ga全身上下最敏感的地方。

那是一定,绝对,不能让人触碰的地方。

光是ga的本能就让她恐惧不堪,可是在那之上的,是更加难以消化的快感,就像是原本还压抑着的身体瞬间被唤醒,她的每个细胞都在颤抖和尖叫。

只是被他亲上后脖子,任鸢就哆嗦着,浑身痉挛着高潮了,连脚趾尖都在绷直了颤抖。

更遑论他还轻轻叼住吮吸,又是舔舐又是轻咬,任鸢上一次高潮还没能平息,就被他欺负着腺体送上了更强烈的下一次。

下身嫣红的穴口像是在同她一起哭泣,抽搐着,失禁一样不断往外吐水。

她还没有被标记,可是她又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被标记了。

不然标记的时候到底会发生什么,她简直不敢想象。

紧埋在她屁股里面的那个塞子,也在无尽般的高潮中不知不觉被任晴拔出越来越多,她觉得穴口涨得不行了,回头瞄了一眼,才发现原来穴口在被塞子最宽的那个部分抽插着。

原本还有些艰难的,可是在任晴不懈努力的温柔拉扯之下,她肉眼可见地发现进出越来越顺滑,最后,在他稍稍使力地拽了一下之后,她听到“啵”的一声,伴随着被他吸吮后颈而源源不断的高潮,身下一空,晃神间,那个刚刚还塞在她体内带给她无尽折磨的小东西,已经被任晴扔在地上,皎洁的月色下,闪烁着暧昧的水光。

穴口空出来了,有冷空气顺着被扩张过还无法合拢的小洞钻进体内,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
不过任晴没让她休息多久。

不多时,那个被他强行扩张开,还在张着嘴留口水的肉眼上,就被顶上了更炽热也更圆润巨大的什么东西。

任鸢的精神恍惚到只能隐隐约约察觉到那个是什么,还不等她想明白,耳边就响起哥哥暗哑的声音。

“宝贝,哥哥要进来了。”

身体像是被破开了。

任晴刚插进了个头,她就已经被涨得抓住枕头呜呜直哭,试图唤起哥哥对自己的怜惜。

可是哥哥好像很兴奋,听到她软绵绵的哭声,掐着她的腰的手指反而更用力了。

他一面还在亲吻着她后脖子上的腺体,一面身下却在强硬又温柔地浅浅抽插着,每一下,都要比前一下进入到更深的地方,任鸢恍惚间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要被他捅穿。

他插进一半了,任鸢原本小小的,花一样的小洞,这会儿褶皱都被他撑平了,她听到耳边哥哥的呼吸声开始变重,他像是也有点难以忍受似的,避开腺体咬上了她的脖子,喉咙里不时发出闷哼的声音。

好烫啊,之前磨人难耐的痒似乎都被这份热度给抚慰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原域名已失效,小说请重新搜索
请记住永久备用: mmbei.com 不迷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