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雕霸总非叫我老婆 第155页 (1/2)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zipzs.com

应在州把婚礼的地点选在了,承载着边云落和母亲美好回忆的那座小村庄,只叫了些交好的亲朋,至于那些热爱看戏的圈内豪门,只是收到了消息并没有拿到请帖。

边云落的母亲出生在这座小村庄,但早在边云落出生几年后,母亲本就所剩无几的娘家人便频频发生意外相继去世,最后只留下了间破旧的老房子。

后来在母亲生病的时候,这栋房子也被卖掉换医药费了。

应在州特意将原址上现有的房子花大价钱买了下来,经过改造后装修成了独栋小洋楼。

两人的婚礼遵循了旧制,处处透着质朴的气息,边云落明白这一切的安排都是为了他。

虽说规模不大,但用的东西都是最好的。

两人身上是云泽一早在见到边云落时,就为他们设计好的西装样式,边云落和姐姐姐夫坐在屋内。

而应在州则在柯世恩的陪同下叫门。

鞭炮声中场面热闹极了,吵闹声中边云落似乎了十几年前母亲口中的那场婚礼。

穿着租来的廉价婚纱手拿捧花的母亲坐在床上,等待着门外的新郎进来接走自己,和另一个人开始全新的生活。

房门被打开,和边云落穿着同色西装,身高腿长的应在州面上带着遮都遮不住的笑意向他走来。

应在州拿出块手表,这是民间习俗,男子结婚时要互送块手表。

婚礼前应在州就买了戒指,这对表是云泽根据边云落的意思画的设计图,边云落又拿去找品牌定制的,全世界仅此一对。

应在州握住边云落的手腕,终于摘下了他手上那只成色老旧,款式落伍的仿表,给他换上了只新表。

摘下的旧表应在州没有扔,而是放回了盒子里,递给了屋内的边游月。

男子结婚习俗没有那么多,两人牵着手上了婚车。

柯世恩和边游月几人跟着坐上了后面的车队。

坐在花车上的边游月打开盒子,轻轻摩挲着里面的那只旧表,这只表是她给边云落买的18岁成人礼。

那时家里情况仍然很困难,但弟弟争气考上了好大学,边云落生日当天她高兴坏了,拿着大半个月的工资去了商场,想为弟弟买件生日礼物。

在导购的推荐下,左挑右选买了这块表。

只是那时候的边游月根本还不懂什么大牌,什么正品,只以为这么贵的表不可能不好。

后来她才知道,那天她买下的是块廉价仿表。

遇到不懂行的倒也还好,遇到明白人是肯定要被笑话的。

边游月立马告诉了弟弟,让边云落不要再带了。

但边云落这是笑着说自己不讲究那些,能用就好。

这只表一带就是好几年,没想到边云落都工作这么久了,居然还带着。

边游月的眼泪砸在表盘上,她没有其他的心愿了,只想让绵绵健康长大,弟弟平安顺遂。

“不哭不哭。”坐在她身边的绵绵见她哭了,伸出小短手抱着边游月,费力地想要给她擦眼泪。

边游月怼怼身边的贝尔纳,瓮声瓮气地抱怨:“怎么一点眼力见都没有,快给张纸,我妆花了一会儿就不好看了。”

“哎哎。”贝尔纳连忙不迭的从兜里掏出纸,小心翼翼地给边游月擦着眼泪。

开在最前面的花车中坐着边云落两人,边云落出神地看着窗外。

村子里多枫树,深秋时远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请记住永久备用: mmbei.com 不迷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