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雕霸总非叫我老婆 第2页 (1/2)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zipzs.com

这就是命运版的邂逅!

边云落熟练地从兜里掏出纸巾,轻柔地给绵绵擦着眼泪,语气却格外生硬:“绵绵,男孩子不可以随便哭的。”

绵绵的金豆豆掉的更厉害了。

边云落擦眼泪的手微顿,无措地抿起淡粉色的唇,藏在镜片后的浅灰色眼睛中满是茫然。

绵绵爱哭,但他,恰好不是个擅长哄孩子的人。

“自己擦。”冷漠的男人,并没有被小男孩的眼泪吓到。

反而将纸巾塞到小男孩的手里,用更严厉的语气命令他。

应在州看得心痛,孩子不过是想要个小背包,小o却买不起。

儿子的眼泪颗颗砸在他这个老父亲的心上。

里面的边云落,维持着半蹲的动作。

新背包两侧的小兜是可打开的,里面装着几只黄澄澄的橡皮鸭。

他从里面拿出来一只,拿到绵绵面前,捏了捏。

圆鼓鼓胖乎乎的小黄鸭发出“叽叽”的响声,两只豆豆眼憨傻的盯着绵绵。

绵绵抽抽鼻子,自己抹掉残留的泪痕,固执地抓着边云落的衣角,怯怯地叫了声:“爸爸。”

边云落眉头紧皱,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来,把小黄鸭放在绵绵的头上。

伸手在兜里摸索着,为了哄绵绵,他经常会揣几颗自己做的糖果和小饼干。

找到了糖果的边云落,拨开糖纸,放进绵绵嘴里:“好了,不哭了,乖。”

等绵绵不哭了,边云落结完账后,便牵着小家伙儿离开了童装区。

外面的应在州微微侧身藏匿起来,表情复杂。

尽管买不起,为了孩子,小o还是买下了那个书包。

小o故作坚强的样子,真的让他十分心疼。

边云落迈着小步子,带着绵绵往书店的方向走。

绵绵要上幼儿园了,他打算去买些幼儿读物。

至于称呼的事,再等等吧。

书店内。

边云落弯下腰,衬衫的下摆被抻平,皮带勾勒着他纤细的腰,脸侧的眼镜链微微晃动。

苍白的手指在书脊上划过,寻找着合适的读物。

背着白色书包的绵绵满脸孺慕之情,已经止住了眼泪。

手里还攥着刚才的纸巾,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,看上去乖巧极了。

突然,绵绵被书店的展示架上的白狐毛绒玩偶,吸引了目光。

玩偶做的很精美,眼睛是漂亮的灰蓝色珠子。

绵绵看看玩偶,又看看边云落,这个,像爸爸!

小豆丁捏着书包肩带。

这是书店里的东西,不可以乱碰。

但他只摸一小下下,应该没事吧。

经历了激烈地心里挣扎。

绵绵踮起脚尖,一手扒在展示架的边缘,偷偷伸长了手,轻轻摸了摸玩偶的脚脚。

好软哦,像爸爸的头发!

沉浸于“撸狐”的小豆丁,还有专心选书的边云落,都没有发现。

那个一直盯这他们的男人,情不自禁地向书店方向前进了几步。

边云落露出的手腕上那只廉价手表,唤起了应在州的记忆。

四年前的那天晚上,小o被他握住的手腕上,就带着这只表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请记住永久备用: mmbei.com 不迷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