药罐子受爱虐不虐 第7页 (2/2)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zipzs.com

密封的车窗,万家灯火伴随着绚丽的大厦霓虹灯闪闪发光。

车里谢家睿闭着眼睛,身上盖着一条毯子,已经沉沉睡去了。他可能还想着把亲手做的巧克力给谢寅,但下高架不久,谢家就来人把他接走了。

走的时候,谢家睿还睡着,没有人吵醒他,他被轻轻地从一辆车子抱进另一辆车子,没有人对此发出意见,这场景不知道该说是温柔,还是会想让人报警。

不过车里唯一一个外人已经完全想不到这茬了,光线蒙蒙的车里,沈宁打着哈欠缩在毛毯里,又一次阖上了眼睛。

......

“你那个小男友带睿睿去了什么地方啊?”

“一身脏的回来,连指甲缝都是污渍,他自己去哪里我管不着,我们谢家的孩子......”

谢寅低声劝慰了好几句才把电话那头的人给哄了下来,他又说了几句家常话,挂了电话才回头,略有些无语的目光在躺在床上微弱喘息着的男生脸上停顿了几秒,摇摇头上前。

“怎么样了?”

“还是热。”阿姨摇摇头,手上不断更换清水,给沈宁擦身子。

沈宁回来之后就发烧了,他烧得迷迷糊糊,满脸困倦,一般人发了热会浑身发烫或是说胡话,他却是一脸厌世表情地缩在床上,只烧得着实热了才从嘴里发出哼哧哼哧的□□,仿佛一只毫无防御能力的幼兽。

大概是这副模样格外可怜,阿姨心疼地给他换了好几次冰块,包在布里敷在他额头上。沈宁这时候终于有了反应,他一只手艰难地从被子里伸出,看似要挣扎,结果他手都没碰到冰块就先挡不住酸软,手腕一折,啪嗒一下松松软软地倒在了枕头上。

谢寅:“……”

晚上时候,医生到了,给他做了紧急治疗,要输液的时候谢寅打断医生:

“他的体质特殊,对很多东西过敏。你这个药不会有问题吧?”

医生一惊,连忙问他都对什么过敏,谢寅记忆力很好,说出了好几样,医生思索片刻,道:

-->>(本章完)
请记住永久备用: mmbei.com 不迷路